一次闲聊萌生念头,他们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分子

北京日报客户端    11-13 15:39
一次闲聊萌生念头,他们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分子

上午9点刚过,“梦想之地”醒来了。

这座位于朝阳区辛店路南侧的大型气膜冰场,在工作日的这个时间通常还没有打开内部照明。场馆入口西侧的花样滑冰场静悄悄的,还在昏暗当中沉睡着。“啪”的一声脆响,突然自东侧的冰球场上传来,打破了整个场馆的宁静。原来是一名冰球少年在挥杆射门,球杆撞击冰球发出清脆的“啪”声。除了那名射手,还有两名少年正推着一个球门滑向冰面的远端……这块冰场就是梦想

这些冰球少年是北京体育大学冰球学院的学生,他们在周一至周六的上午会到“梦想之地”进行训练。作为亚运村地区和望京地区唯一的专业冰场,“梦想之地”拥有两片严格按照奥运标准打造的冰面,一块用作花样滑冰训练和表演,另一块作为冰球场,除了提供给北体大冰球学院使用外,北京梦想捍卫者俱乐部的培训和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也在这里开展,甚至在首钢冰球馆正式投入使用前的一段日子里,中国国家冰球队也将这里作为训练馆。

9点17分,冰球场上的照明全部打开,冰球场一下子亮了起来。随后,训练也正式展开。王达、徐放和刘延慧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静静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在这三个“80后”看来,这里已经有了梦想的样子,但还远不是全部。梦想源自闲聊

王达与徐放是中学时代的同窗,都喜爱和关注体育。1997年国足兵败大连金州,冲击法国世界杯失利,俩人曾一起抱头痛哭。2015年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后,已经成家立业并为人父母的两人,又将各自的孩子送到了同一家冰上培训机构。王达的儿子练习冰球,徐放的闺女学习花样滑冰。创办“梦想之地”的念头,就是两人在等待孩子训练的闲暇时聊出来的。

“那时候没见过专业冰场,就是感到了商业冰场的局限性。”徐放说,练花样滑冰的孩子和练习冰球的孩子都在一块冰面上,练冰球的孩子需要射门,可练花样滑冰的孩子又没有护具,两拨孩子间存在“抢冰时”的问题,这种训练条件下,孩子根本没法奔着专业方向去发展。“另外,对教练的训练方法也有各种的看不惯,就不细说了。”他说,“作为家长,我们觉得付出了时间,也付出了陪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又得到了什么?”

王达也是这么想的。他说:“那时候是2017年。一个是有2022年北京举办冬奥会的契机,另一个是考虑到现在独生子女多,孩子们将来走上社会不可能单打独斗,总要学会团队配合,所以就想着从冬季运动中找一个团队项目,有观赏力的。想试试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在孩子们放学后,有一个地方可以待,还可以锻炼身体,结交朋友。”所以当聊到“做属于自己的冰场”,并且“一定要同时具备满足花样滑冰和冰球单独训练的双冰面”时,两人一拍即合。

一次闲聊萌生念头,他们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分子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建专业冰场,出钱、出力之外,还少不了真正的专业人士参与助力。当时在那家商业培训机构教王达儿子练习冰球的刘延慧进入了两人的视线。

刘延慧曾是中国国家女子冰球队的一名前锋,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她与队友一起拿下了第六名。退役后,她没有选择包分配的那份工作,而是来到北京一家冰上培训机构当了教练。“一位家长推荐王达的儿子来训练,说打得特别好,我想那就来试试吧。”以刘延慧的专业眼光来看,当时王达的儿子基本功还不扎实,但训练热情很高,也能吃苦,家长也十分配合,于是这个徒弟就收下了。那时候她觉得王达和其他家长并没有什么不同,直到有一天王达来和她聊梦想,希望请她过来管理教练团队、主抓训练。“我对做一块专业冰场的想法是非常赞同的。”刘延慧说,“那时候,北京的专业冰场太少了,个人做两片1800平方米的奥运标准冰场,在圈里也算头一例了,我当然愿意了。”

“梦想之地”的办公区在两块冰面之间,刘延慧的办公室位于三层,透过朝东的窗口,她能够清楚地观察到场地的每个角落。训练的时间段,她从那里就可以观察上课的教练员们。专业出身又当了十几年教练的经历,让她能够很容易地分辨出教练员们的上课状态。她说:“是认真,还是糊弄,基本能判断出来。”这些教练员都是俱乐部重金聘请来的,他们中有些是刘延慧多次沟通,甚至登门请来的。而外教则无一例外地经历了“看简历,看训练视频,再来俱乐部试训”的三道把关。现在,“梦想之地”的教练团队不仅有原中国国家冰球队队员,还有俄罗斯U16国家青年队的主教练和两名现役俄罗斯联赛球员。“疫情期间,有些外教回去了,但这三个人我们舍不得放走。”王达说,“我们想尽办法把他们留在了北京。”疫情期间政府力挺

2018年7月3日,徐放和王达都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巨大的气膜馆在他们的眼前逐渐隆起,两人笑着一个劲儿地说:“充起来了,充起来了。”开业之初,参与冰球训练的只有50多个孩子,参与花样滑冰训练的还要少一些,但因为专业的冰面、高水平的教练,随着口碑越叫越响,来参加训练的学员源源不断,但新冠疫情让这种态势一度停了下来。

“最难的时候是1月到6月初,不能营业。”徐放说,“但真的要感谢国家和政府,从直接和间接两方面给了我们帮助。”据他介绍,北京市体育局在疫情期间对全市的冰雪行业企业给予了实实在在的大力支持,“梦想之地”总共获得了60万元的能源费现金补贴,而“梦想之地”的土地提供方也按北京市相关政策,减免了他们疫情期间的租金。“剩下的成本就是人员成本了,这是我们企业应该承担的。”徐放说,“我们在疫情期间没有辞退任何一名员工。”疫情之后梦想升级

国家对疫情的高度重视、积极应对、及时控制,让“梦想之地”迅速恢复生机。徐放说:“家长对孩子练习滑冰的信心没有受到影响,一允许开放,家长就带着孩子们来了。刚开放的时候,我们的日均营业额就恢复到了疫情前的八九成,这让我们感受到了意外的惊喜。”疫情后,新报名的学员又增长了一成,如今“梦想之地”参与冰球培训的长期会员有400余人,参加花样滑冰训练的长期会员达到了500人。

周一至周五的下午4点半左右,家长们开着车从朝阳和海淀来到“梦想之地”,送孩子们来练习,来得早的可以在学习室里先写作业,家长们则可以在恒温的VIP室里休息,而入选了北京梦想捍卫者俱乐部的冰球少年,还会在训练时用到陆训室和战术分析室。“放学后一到冰场,孩子们就开始兴奋。”王达说,“一个孩子会在这里待两个小时左右,如果再算上吃饭和写作业,那时间就更长了。”

就是因为孩子和家长都要在“梦想之地”待很久,所以王达和徐放想把这里的配套服务进一步完善,办公区二层的咖啡厅餐吧马上营业了,他们还想引进汽车的维护,引进教育培训机构,让家长和孩子在这里的时间能够更高效地得到应用。

“梦想在实现中,我们已经在路上了”,“梦想之地”的三位创始人以梦为马,以自己的行动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个分子。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