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死亡之组目标小组出线 上港舍足协杯力拼亚冠

PP体育    11-16 14:11

14日晚6点,大批上港球员赶往世纪公园球场。不是训练,那里成为球队的集合地,目的地是6000多公里以外的多哈。结束中超征程只放了3天假,上港队就将兵发卡塔尔,开启2020年亚洲冠军联赛之旅。出征前,球队没有提出具体的成绩目标。但佩雷拉表示,“要竭尽全力踢出最佳水平,争取在小组赛中获得好名次,进入下一阶段即16强。”

身处死亡之组目标小组出线 上港舍足协杯力拼亚冠

为大局选择全力冲亚冠

中超半决赛输给苏宁后,上港在制定下一步战略计划时,曾经有些左右为难:如果季军战不敌国安,导致只获得联赛第4,是否考虑将重心放到足协杯赛,以便确保下赛季亚冠资格到手?当时,俱乐部刚向亚足联提交一份新的亚冠名单,包括黄文卓、时间、刘祝润、任丽昊、彭号、梁锟等非一线队球员均被增补,难道真以年轻阵容出战亚冠?

理论上似乎可以操作,但倘若如此,肯定将会有损俱乐部的形象,也不利于中超BIG4争取外战佳绩的大局。而一旦放弃足协杯,上港队来年亚冠资格能否到手,基本上是要看他人脸色。正是在这种进退两难之际,有两件事的发生,让俱乐部做出“毫无保留西征亚冠”的决策。一是在联赛中彻底无缘三甲,二是足协内部召开亚冠动员会。在会议上,协会领导明确表态:全力支持恒大、申花、国安、上港出征亚冠比赛,并为此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已经表露出希望中超BIG4全力争取佳绩的希望。而且,从今年亚冠形势上来看,澳超俱乐部无心恋战,K联赛球队又受到国家队征调影响,希拉尔、纳斯尔、萨德等超级豪门折戟,似乎中超BIG4“有利可图”。在这种状况之下,重足协杯而轻亚冠的做法,显然并不符合大局要求。

最终,上港队还是尽遣主力出征。除阿瑙托维奇驰援奥地利国家队,张卫因膝盖副韧带损伤而需要休战,其余骨干球员全部在列。其实,像奥斯卡和石柯目前仍在养伤,可能导致他们缺席部分场次,但球队还是决定把他俩带到多哈。除此之外,正在禁赛期的刘祝润和彭号也在大部队中。这样一来,参加足协杯的任务就将交给预备队,主教练则是深耕上港青训多年的陈旭峰。

身处死亡之组目标小组出线 上港舍足协杯力拼亚冠

调整战略?先保小组出线

上港队去年的亚冠成绩是8强,按照正常思维,新一年的目标,肯定要比去年更上一层楼。年初资格赛淘汰武里南联队后,前锋李圣龙就是喊出夺冠口号。但在14日晚上,佩雷拉在接受采访时的态度,却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小组出线。

客观来说,上港队目前所在的H组堪称死亡之组:新科韩国双冠王全北现代、上赛季日本J联赛冠军横滨水手、4年澳超三夺冠军的悉尼FC,三个对手看似都不好惹。唯一让上港全队感到欣慰的,是球队去年曾同全北、悉尼各交手2次。佩雷拉称,““全北现代一直是K联赛传统强队,他们的身体素质很好,战术风格非常硬朗,我对他们还是很了解。至于悉尼FC,则是澳超联赛最强的球队。”话虽如此,上港队去年同上述两队的4次交手,在常规时间内全部是以平局收场。“我们同这两个对手之间,彼此还是比较熟悉。但因为处在当前疫情的大环境下,对方是以一个怎样的状态到比赛场上,都是不清楚的,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王燊超表示。

身处死亡之组目标小组出线 上港舍足协杯力拼亚冠

其实,令上港队最担心的事情并非对手,而是赛程。毕竟横滨、全北和悉尼都已赛过两场,上港队则需要在16天之内,战罢全部6场小组赛。佩雷拉直言,“球队肯定将会竭尽全力,努力拼一拼今年亚冠。”但他同时传令,所有球员都需要做好上场比赛的准备,包括几名新来的U21小将。“上港队的赛程比较紧密,我们将会轮换球员,以每三天一场比赛的节奏,球队不可能用一套阵容完成小组赛。”

从积分榜形势以及诸强战意上来看,悉尼FC是最佳的“软柿子”。上港队首战澳超劲旅,是要必须拿下3分。但在此之后,则是背对背连续对阵全北、横滨共3场。这其中,第一次同全北现代和横滨水手过招时,两队抵达多哈后都还没有亮相。“这究竟是个利好,还是会带来不利的影响?”现在,队里对此也是一头雾水。在很多人看来,这次参赛亚冠,只能是边打边看,摸着石头过河。

据了解在出征前,球队内部曾经召开一次动员会。一是联赛成绩不如人意,这次参加亚冠,很可能是本年度挽回颜面的最后一个机会。但究竟是要争取打到哪个阶段?上港没有公开喊出口号。再有,就是交代抵达多哈后的防疫纪律。比起在苏州征战中超,多哈当地酒店的闭塞程度将会大大增强。刚经历接近一个月的封闭生活的上港诸将,本来就因为战绩不佳而十分郁闷,这次西征多哈,就更有必要向他们强调这些纪律。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