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大地的足球风暴:我们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足球?

鲁能青训    11-16 22:45

2020年11月,由山东省学校体育协会主办,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承办的2020-2021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山东省选拔赛终于如期开赛了。 经过之前几届的赛事筹备,现下的大学联赛也在做着逐步的改进。如今,大学生足球有了明确的规章制度,组织单位,竞赛奖项,参赛对象,还有千百支饥渴的球队。为了保证球队的参赛体验,组委会还将诸队按强弱分组,如此我们也就不会看到类似于“黑旋风独造30球,助球队50球狂屠对手”的推送了。

齐鲁大地的足球风暴:我们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足球?

除了赛事举办,更加不能忽略的是大学生赛事的影响力。和其他类别的青少年赛事比,大学生赛事有更激烈的对抗场面,受众也有更雄厚的经济实力。再加上和其他的国字号队伍相比,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算是矮子里拔将军,11年大运会还杀进了8强,群众基础更好自然不奇怪。 ​当然,和少年与青年级别的专业赛事相比,大学生联赛的参赛选手多是业余球员,成材率自然没办法和筚路蓝缕的职业球员比,参与赛事的球员们也错过了涨球最快的一段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学生足球在青少年足球发展中毫无作为。

齐鲁大地的足球风暴:我们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足球?

​就赛事举办来说,大学生联赛是个传销组织一般的存在,全国各地都是它的下线。因得各地的大学基本上都有足球队,因而大学生的全国大赛有极高的普及度。而各大学内的院系完整赛制也能构成各类低级别赛事,这些基础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大学生联赛的长盛不衰。 而且和其他赛事相比,​大学生球队大多拥有自己的经理和社团,球员也有钱去维持自己的开销,影响力强大的球队还能拿到自己的赞助——这也就意味着,大学生球队完全能靠自己独立运作,又没有被外部资本和官办组织掣肘的顾虑。 ​而在球员发展思路上,大学生足球和逐级进击的青训体系也不一样。和可以快速涨球的小球员们相比,大学生球员的技术风格大多已经定型,但他们的身体挨过了高考三年的折磨,正是一生中身体状态最巅峰的时候,他们的智力和思考能力也足以让他们能够理解战术,成为合格的团队型球员。最近的一个例子,便是大学足球出身的武藤嘉纪——要是没有大学生联赛的救赎,15年J联赛最佳新人怕是要被柴崎岳一人独占了。

齐鲁大地的足球风暴:我们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足球?

即便放眼欧洲,到了大学生适龄年龄的业余球员也还有开发的价值。霸气如克洛泽实在大器晚成,21岁的时候还在跟着木匠锯木头,但这并不妨碍德国人成为最可怕的空战怪物,以及世界杯历史第一射手。 所以,大学生足球对于足球不只是捞大鱼,还有保留火种的效果。毕竟足球运动虽然看规律,但却是由每个个体的每一个可能性构成的,谁又能保证那些错过的天才们不会在大学真正兑现天赋呢?

齐鲁大地的足球风暴:我们为什么要做大学生足球?

​当然,大学生足球联赛惠及的的除了中国足球,还有在这之下无数默默踢球的球员,以及那些匆匆而过,完全不在意自己会留下什么的路人们。由于我国的教育体制以及就业环境,绝大多数孩子都会走上读书的道路,而大部分人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足球,也就是在大学的这四年。 ​作为旁观者来说,我们当然都希望每一个爱踢球的孩子都能保留一个有关足球的梦想。但他们真正能捍卫这段梦想的时间,也就只有大学里支离破碎的四年——于职业球员来说,这四年是人生的重大选择,但于一个爱足球的人来说,这段回不去的四年很可能要承载一辈子关于足球的喜怒哀乐了。

山东鲁能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