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方糖文库    11-18 15:32

《暗黑破坏神》初代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记得在初三的时候,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一家电脑房悄然开业了。

就是这家连个招牌都没有的平房里,却有着人声鼎沸的景象。

只要放学路过这里,看看停在门口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就知道今天恐怕来得晚了,不一定能玩上了。

其实,我们早已经记不清了,究竟是谁先发现这里的,谁先带着谁去的,总之用为之疯狂来形容,倒算是恰如其分。

《暗黑破坏神》地下城中的战斗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至于为何管这里叫电脑房,而不是后来的网吧,自然是因为当时的互联网还不普及,在这里只能利用局域网打游戏。

至于价格,记得好像是六块钱一个小时,每天放学如果能玩上一个小时,也基本心满意足了。毕竟更多的时候,根本排不上号,只能过眼瘾,毕竟当时的电脑房规模较小,也就有七八台电脑而已。

尽管这里每天都人满为患,毕竟场地有限,尽管生意很好,但老板却也没办法扩张,最后只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多放了一台电脑,当依旧供不应求。

除了火爆的人气之外,这里也同样有隐患,最为致命的,便是那些小混混模样的人,也时常聚集于此……

《红色警报》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在当时,大家最为疯狂的游戏,便是《红色警报》。

在一张全是富矿的地图上,几位玩家杀得昏天黑地,没有了熟悉地形和金钱制约的困扰之后,大家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快速的造出更多的坦克。

忘记了是哪一天了,忽然有一款叫做《暗黑破坏神》(Diablo)的游戏,忽然就在电脑房风靡了起来,几乎人人都建立了自己的角色。

我也本着尝试的心态,让网吧的老板找了台机器创建了角色。

至于为什么找老板,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玩得人多,老板会将那些明显不在同一时间段来的人,凑到一台机器建立角色,最大限度的避免了争同一台机器的情况出现。

其实ARPG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所以《暗黑破坏神》几乎迅速替代了《红色警报》,也并不奇怪。

比尔·罗普耳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当初的我们,只顾着打游戏,对于《暗黑破坏神》这爆款作品,究竟是哪家公司做的,其实并不关心。

只不过,随着接触到了更多的暴雪经典作品,才让暴雪的名字走进了我的视野。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让我奋斗了不少年的《魔兽世界》。

《暗黑破坏神》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暴雪自家作品,而是一家叫做Condor的公司制作的,在《暗黑破坏神》发行前的几个月,暴雪收购了这家公司,并将其改名为北方暴雪。

至于Condor,其实是由麦克斯·舍费尔,埃里希·舍费尔,大卫·布雷维克和比尔·罗普耳在1993年创立的。其中比尔·罗普耳对《暗黑破坏神》的影响非常之深,被誉为暗黑破坏神之父。

即将踏上地下城的旅途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至于之后的故事,北方暴雪其实并不算顺遂,他们在2003年的6月底,出现了问题。几位创始人的离开,以及更多的核心成员淡出,都让这个团队的研发工作举步维艰。

在那段时间,北方暴雪的主要任务便是开发《暗黑破坏神3》,显然缺兵少将的北方暴雪所做出的内容,并没有打动暴雪的母公司维旺迪,最终暴雪娱乐在2005年的8月宣布关闭北方暴雪。

曾经红极一时的北方暴雪,也就此划上了句号,尽管这个句号,并非完美。

让我们回到《暗黑破坏神》初代的故事,说起来,在1996年的最后一天,除了《暗黑破坏神》的发行,暴雪还推出了战网的服务,全世界的玩家,可以在一起联机《暗黑破坏神》。可惜的是,那时候国内的网络环境,还并没有那么普及,电脑房也不提供这种服务,所以尽管听上去很酷,但当年大多数的玩家,也都没能享受到。

后来在高三的时候,一些电脑房陆续有了互联网,OICQ这些聊天软件也开始流行了起来,至于暴雪的战网,更多的是被我们打《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也被更多的其他游戏所替代了。

屠夫的厉害,想必大家都经历过吧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刚开始玩《暗黑破坏神》的时候,因为总是几个人局域网联机,大家发现,每次任务和地图都不同。可能现在随着RogueLike的流行,这些内容似乎并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但在当年,这些给我们带来的感受,还真是蛮震撼的。

当初,大家都觉得,如果每次下地下城,地形都是不同的,冒险的体验感也都很新鲜,这不就等于这个游戏总玩不腻?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们大多数人在进入教堂前,都会碰到门口那个受伤的人,给玩家讨伐屠夫的任务。但这也并不是绝对的,在有些时候,那个受伤的人没出现,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在第二层出现的净化污水任务。久而久之,我发现,这两个任务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因为有一次,两个任务便同时出现了。

弓箭手还是颇为容易上手的职业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作为角色养成系统,除了传统的提升等级加点,以及装备系统之外,《暗黑破坏神》似乎也没做什么太多的创新,但问题是,她却拥有装备生成机制,可以产生出近乎无尽的变化。我们每次都期待着更好的装备,冒险的动力,也就源源不断。

当然了,三个职业,战士,浪人(弓箭手)与魔法师,也足以让大家体验到截然不同的感受。

其实《暗黑破坏神》的初代,还有个外包公司做的叫做《地狱火》的资料片,好像还有新的职业,不过那时候的我,并没有玩到,多少有些遗憾了。

还有一点,就是那个时候,大家都基本没有攻略……

地下城危机四伏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可惜在电脑房的那段时光,被三件事给搅合了,《暗黑破坏神》也因此丢掉了很多追随者,而再次玩到,也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第一件事情,便是不知道谁,带来的复制大法。

疲于奔命的往返于地下城与城市之间,仅仅是为了将捡来的破烂换成金币,这种情况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个出手阔绰的大少爷。

更为可悲的是,随着进度的深入,有的玩家开始获得永久增加属性的药水,甚至还有一种药水,喝了直接可以升一级。

接下来,大家疯狂的复制这些药水,让人物的属性野蛮生长,甚至迅速达到了满值。

暴雪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游戏的乐趣,却慢慢地丢失了。

后来,大家不得不重新建立角色,并约定不再复制属性药水,至于复制金币,依旧成为了大家惯用的致富手段。

造成这种情况,倒也不难理解,毕竟能找到一个可以联网的游戏版本不容易,电脑房的老板自然也懒得关注更新补丁,要知道那时候电脑都还是新鲜物件。

第二件事,则来自于那些不安分的小混混,在学生党上学的时候,他们开始将一些角色里的好装备扒下来……

看着一贫如洗的角色,很多玩家当场发飙,但面对那些小混混,他们硬是忍了回去。

最终,电脑房的老板和小混混达成了协议,他们不再进入其他角色,但那些失去装备的玩家们,好几个都选择了不再玩《暗黑破坏神》。

城镇中……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意外的,我的角色没有被破坏,不过第三件事的出现,却让我干脆不再去电脑房。

说起来,这件事和电子游戏本身没什么关系,依旧是那些不安分的小混混,他们知道我们去电脑房,必然会带着钱,便开始在附近埋伏。

我们的零花钱就这么被劫走,电脑房的老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自然就是大家几乎不再去那家电脑房。

据说,没过几个月,那家电脑房就关门大吉了,只不过我那时已经换了上下学路线,本来的必经之路,也不存在了,而且还能送一位心仪的女同学回家,显然得到了另外的快乐。

可惜的是,那位女同学最终也没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记得当时,电脑房里的《暗黑破坏神》好像都是没有过场动画的阉割版,并且是英文的。

所以我对于背景故事,几乎是没有了解的,当然这部分的内容,都是很久之后,我才通过资料了解到的。

话说天堂和地狱的战争,由来已久,甚至在人类还未出现之前,便已经存在。

其中迪亚波罗,巴尔和墨菲斯托是地狱最高统治者,至于迪亚波罗(Diablo)便是西班牙语恶魔的意思。

天堂这边,依靠的则是大天使衣卒尔,不过在一次战斗中,衣卒尔失败了,并且投靠了地狱成为了一名堕落天使。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后来,人类出现之后,天堂与地狱的战事便少了很多……

地狱这边似乎并没有因此消停,地狱四大魔王将迪亚波罗、巴尔和墨菲斯托击败,并且流放到了人间。

不过这场大家所关注的地狱叛乱,其实是迪亚波罗他们亲自策划的……他们的目的则是灵魂石。

可惜的是,迪亚波罗、巴尔和墨菲斯托三位恶魔,在人间的力量衰减速度实在太快了,这与天堂和地狱有着近乎无限的灵力补给有着很大的关系。

天堂的大天使看准时机,找到了赫拉迪姆法师组织,给了他们三颗灵魂石,让他们杀死迪亚波罗、巴尔和墨菲斯托。

人类为了自己的土地不被迫害,便向恶魔进攻,墨菲斯托最先败下阵来,被人类封印到了灵魂石里面。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后来,迪亚波罗在西方的一个小王国被封印,并且赫拉迪姆的成员为了防止意外,还在此处建立的教堂,世代监视着迪亚波罗的动向。

唯一的问题是,人类的寿命毕竟短暂,赫拉迪姆组织也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越来越衰落,此时迪亚波罗则摆脱了灵魂石的封印。

至于巴尔,在且战且退后返回了地狱,补充好了能量,几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回到了人间。

之前封印巴尔的灵魂石被其打成了碎片,所以这次回来,巴尔是格外的有信心,不过这次封印他的赫拉迪姆法师则是拥有强大精神力的魔导师塔·拉夏。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塔·拉夏被称为最杰出的法师,这并非浪得虚名,只不过巴尔却不太知道,甚至看到塔·拉夏用灵魂石碎片想要封印自己的时候,干脆就不躲不闪,让自己被吸进灵魂石。

巴尔以为能轻松粉碎这个碎片,没想到塔·拉夏却将灵魂石直接嵌入了自己的体内,利用自己的灵魂增加灵魂石碎片的威力。

最后塔·拉夏被安葬于东方的大沙漠中,还做出了七座陵墓,真真假假,想必玩过这《暗黑破坏神》系列的玩家,也都知道这些故事,到过这些地方吧。

尽管三位魔神被封印了起来,但威胁依然存在,其中迪亚波罗的苏醒,便是最大的问题。

崔斯特姆大教堂的内部,有着17层的地下城,玩家的目的,便是作为英雄,再次击败迪亚波罗……而故事的最后,玩家同样将灵魂石插入了自己的体内。说起来,不管是战士,浪人还是魔法师,这几位英雄的结局都不怎么好啊,不过那也是《暗黑破坏神2》里面的故事了,我们之后再说。

《暗黑破坏神》:ARPG的快乐让人上瘾,我却因小混混选择离开

后来,经过多日的努力,迪亚波罗终于倒下了,而接下来,新的难度又出现了。

只不过,由于可以和朋友们并肩作战,下面的旅程,也并不觉得枯燥,甚至还颇为有吸引力。

如果我当时没被劝退的话,或许记忆会更为美好一些吧。

总体来说,《暗黑破坏神》的初代,从各个方面来说,在当时都非常出色,这也是大家痴迷其中的原因吧。

其实作为一款足够老的游戏,我们除了怀旧,反倒没什么太多可讲的,毕竟玩过的,也都明白,没玩过的,现在也很难玩下去吧……

方糖文库·怀利Sama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