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封面秀:刘玄炫/夏玉婷,一动一静,完美搭档

羽毛球杂志    11-20 15:43

刘玄炫与夏玉婷,是一对名副其实的双子星组合。她们一个亦动、一个亦静,一个开朗、一个内敛。刘玄炫是出了名的急脾气,而夏玉婷是不紧不慢的岁月静好派。如此单就性格而言,这两位00后的姑娘完全符合了完美双打组合的匹配要素。

或许是天意,在赛场上,胆大果断的刘玄炫在网前的组织变化令对手头疼,而沉着冷静的夏玉婷后场极具杀伤力的进攻让人胆颤。作为同样都是双子座的姑娘,刘玄炫的身上带着古灵精怪的热闹,夏玉婷则是温润如玉的恬静。

《羽毛球》封面秀:刘玄炫/夏玉婷,一动一静,完美搭档

遇到同时空的你

刘玄炫来自湖南长沙,夏玉婷来自江苏南京。

小时候的刘玄炫活泼调皮,她的羽毛球之路说来颇有些快乐羽毛球的意思。起初,在路边见到有人打羽毛球,刘玄炫便生了兴趣。而后,她被爸爸带到附近的球馆,见到刚好有教练授课,她便开始跟着人家有模有样地练了起来。越打越喜欢的她,每逢下课,总会撒娇让爸爸陪她再打一会儿。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在长沙市羽毛球比赛上,省队教练一眼相中了机灵鬼似的的刘玄炫,并决定带她进省队感受一下生活。这一试训不要紧,刘玄炫仿佛找到了新的天地,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会打球的小伙伴。教练见她练得起劲,便去征询刘玄炫爸妈的意见。关于此后的故事,自然是刘玄炫一百个愿意,而后她就成了省队年纪最小的那个队员。

不同于刘玄炫,儿时的夏玉婷害羞、不爱讲话,但每次陪爸爸到球馆打球,总能见到她跃跃欲试的开心表现。见状,爸爸将她送到羽毛球培训班,每天晚上1个半小时的训练,妈妈会风雨无阻地全程陪伴,而严格的爸爸则总在课后陪她多练上几组“小灶”,囤实基本功。在夏玉婷的印象中,爸爸格外严格,吊球50个说不能断,无论重新开始多少次,都要坚持完成。

当时,夏玉婷家住在南京藁城区,培训班里只她一个女生练球,所以自小她的对手都是男孩子。眼见着夏玉婷进步很快,打江苏省比赛时,一路赢下同龄女孩都十分轻松。而后在省队调赛中夏玉婷打了第一名,当时爸妈和她开了个家庭会议。夏玉婷非常坚定地选择了羽毛球之路,原因是读书好的人哪里都有,但是能成为打球好的人似乎很有挑战。

从少年赛到青年赛,湖南省队的三位00后——刘玄炫与魏雅欣、周萌是出了名的湖南三小花。她们一同训练,一同比赛,一同玩耍,不管如何排兵布阵,总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不过,竞技之路永远没有一帆风顺。刘玄炫在2013年全国比赛上遭遇了伤病突袭。比赛中,她不慎滑了一跤,右脚踝关节受伤,不得不通过手术取出碎骨。养伤的日子,对于动惯了的刘玄炫来说特别漫长。每次想到小伙伴们都在训练,她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待到她终于归队,即使恢复的过程异常艰辛都没有关系,因为在她看来,只要能继续打球,伤病都不算什么。

自从开始打球,夏玉婷就渐渐变得开朗善谈起来。曾经,默默在爸爸的小灶中不断进步的她,遇到省队放长假,仍然逃不过被爸爸送到市队保持训练的执着。无独有偶,在江苏省队训练急停急转的夏玉婷,也伤了半月板。没经受过什么伤病折磨的她,摔倒的瞬间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能不能继续打球了”。养伤的3个月里,她每天拄着拐杖去扎针、放血、打冲击波。经过一番周折,她终于回到了羽毛球场。那时候,她这样告诉自己,只要踏踏实实地努力,总能达到新的高度。

《羽毛球》封面秀:刘玄炫/夏玉婷,一动一静,完美搭档

集训相遇终成搭档

刘玄炫全力以赴,夏玉婷按部就班,两个人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羽毛球之路。渐渐地,两人在少年赛场上展露锋芒,也在国家青年队中见到了彼此。

国家青年集训队有一个特点,就是人多。当时,第一次离家外训让刘玄炫既兴奋又紧张。因为省队离她家只有二三十分钟的路程,每周二、三爸妈都会跑去看她,周末更是车接车送,从未间断过。到了集训时,她才终于体会到何为少小离家。起初,刘玄炫感觉压力很大,每天都要和不熟悉的人一起训练,大家一起竞争,这让她想念起省队的生活,有时候甚至会在电话里哭着跟爸妈说不练了,想回去。

集训期间,夏玉婷就和刘玄炫被安排在了一起打调赛。不过,一次训练步法的时候,她受过伤的半月板又再次受伤。这一次夏玉婷有了经验,提前结束集训的她坐飞机回到南京治疗。当工作人员推轮椅送夏玉婷从飞机上出来时,妈妈一看到她眼泪就流下来了。不过,她积极安慰妈妈说,只要努力康复,肯定能继续打球。

后来,刘玄炫与夏玉婷这对双子星再次携手,目的就是备战世青赛、亚青赛。当时,刘玄炫凭借全国青年锦标赛女双冠军、夏玉婷凭借全国青年赛混双冠军,两人同时被选入了国家二队女双组。当得知自己被女双组教练郭振东相中后,刘玄炫感觉自己太幸运了,因为双打一直是她的追求。夏玉婷也决心从单打转入双打,她相信只要和教练配合好,与同伴建立起默契与信任,换项对她而言不是难事。

也许是好事多磨,在参加2017年亚青赛的前一周,夏玉婷在训练中不幸崴了脚。郭指导对夏玉婷说,赛前你的任务就是安心恢复。此后,夏玉婷每天都穿着拖鞋到医务室报到,队医黄海涛帮她掐表,勇敢踩进冰桶就是她的日常。到了亚青赛的比赛地,她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跑动。团体赛时,郭导安排刘玄炫分别和周萌、李汶妹配了女双,在对阵韩国最强组合白荷娜/李幽林时,刘玄炫/李汶妹这对奇兵2比1首次赢下了对手。

在随后的单项赛中,刘玄炫与夏玉婷这对原配组合决定尽最大努力,放手一搏。伤情恢复得差不多的夏玉婷,完全没想到她与同伴能在首场对阵头号种子时以2比0轻松晋级。那次,她们与李汶妹/张殊贤一起杀进了女双四强,但是因为刘玄炫和李汶妹都兼项混双,过大的消耗,让她们没能再进一步。

《羽毛球》封面秀:刘玄炫/夏玉婷,一动一静,完美搭档

风雨过后见彩虹

为了选出国家二队最优化的女双组合,进入2018年,教练郭振东先派刘玄炫/张殊贤打了一站德国邀请赛,她们捧金而归;而后,他又让刘玄炫/夏玉婷参加了印尼邀请赛和泰国挑战赛,同样也拿回两站冠军。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郭导决定沿用刘玄炫/夏玉婷去出战当年的亚青赛与世青赛。

去印尼亚青赛前,国家二队在湖南安化进行集训。当时,教练组在布置训练计划时略显谨慎,因为担心过强的训练计划会造成队员的伤病。但是,也因为此前刘玄炫和夏玉婷连续摘金,她们过早成为了参赛各队的研究重点。单项赛八进四的时候,她们与东道主选手对阵,也许受了印尼魔鬼主场环境的影响,两个小姑娘在比赛中极其不适应对方的出球,结果以23比25、21比14、15比21失利,没能冲到下一场。

出发时信心满满的二人,从印尼回到北京后,明显情绪低落,脑子里一直在想她们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郭导见状连忙找她们谈心,因为他太清楚年轻队员最怕的就是丧失自信心,而且,他非常坚定地相信,这两个姑娘拥有青年赛夺冠的实力。

当时,二队的老中青三代选手都在晋江集训。所谓“老”,指的是99年龄段即将升入国家一队的队员,以及省里调过来的一些比较好的选手;“小”就是为下一届青年赛预备的一批适龄选手;而“中”就是指刘玄炫和夏玉婷。当时,女双组的所有训练计划和任务都是围绕着她们展开的。大队员和她们保证技术训练的对抗,小队员去进行2V3、2V4的练习。当时,陆文亨教练也会给郭导提一些训练建议,更是派了男双队员每周四天陪刘玄炫/夏玉婷练习一些不规则的对抗线路。陆导说,输给印尼选手,其实还是因为她们的很多技术没能活用起来。

出发世青赛前,郭导又找到刘玄炫和夏玉婷,鼓励她们要真正的自信。而两个小姑娘也知道一向温和的郭导对自己倾注了多少心血。那段时间,她们一起进行多球训练,郭导给夏玉婷发多球,四十个一组,杀四组;让刘玄炫练封网,八十个一组,一天六组。此外,400米X8冲刺更是家常便饭。不过,当他们大队人马抵达了世青赛的比赛地加拿大后,郭导没有再给她们压力,只嘱咐她们放开了打。

从团体赛开始到单项赛结束,拧成一股绳的刘玄炫和夏玉婷保持得非常好,自信心由始至终都很足。在场上,刘玄炫释放得很自如,能组织、能抢攻;夏玉婷全场的跑动面积非常大,能够迅速帮同伴补位。团体赛半决赛,中日两队在前四场战成了2比2,决胜的重任落在了第五场女双身上。上场前热身的时候,夏玉婷看到日本队的女双选手在不断祈祷队友拿下第四场女单,她心想,只要轮到我们上场,就一定要稳稳拿下。果然,她们2比0为中国队夺下制胜一分,将队伍送入了决赛。到了单项赛时,女双决赛她们对阵的是那一年唯一输过的马来西亚组合,虽然发挥略显紧张,但对手就是打不死她们。最终,靠着多拍鏖战,她们2比0战胜对手,如愿为国羽重夺阔别两年的女双金牌。

带着世青赛冠军,刘玄炫和夏玉婷终于拿到了印着自己照片的天坛公寓的门卡,这也就意味着她们正式成为了国家队一员。

《羽毛球》封面秀:刘玄炫/夏玉婷,一动一静,完美搭档

不惧成人赛场的残酷

进入成年赛后,2019年,刘玄炫/夏玉婷摘得了奥地利国际挑战赛和萨洛卢公开赛两站冠军,世界排名也从200名冲入前30。今年初,她们参加了期盼已久的全英赛,但第二轮便遭遇日本名将福岛由纪/广田彩花,被虐了一个凄惨的6分。直到今天,刘玄炫说每每想到这场比赛,自己还是很有冲动想挖个洞钻进去。不过,女双组的大姐姐们对她们讲,知耻后勇才是一名优秀运动员该有的担当,“为了下次赢球,必须输得起。”

转眼间,刘玄炫和夏玉婷升入国家一队也有两年。从青年队时的绝对重点到现在跟在大姐姐们身后不断追赶,她们说,到了一队后才知道什么是自律,训练后的牵拉、治疗、放松、补缺,这些都是她们在二队时自己领悟不到的时间管理。在教练和姐姐们的言传身教中,刘玄炫和夏玉婷深知,她们现阶段扮演着女双组“小队员”的角色,为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姐姐们提供最有力的对抗支持。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们要尽可能地走出舒适区,扎实地去积累出组合的厚度与优势。

虽然,前方的世界比她们想象得还要艰难许多,但是,双子星依然满怀信心,为自己的热爱前进。

本文节选自2020年11月刊

羽毛球

网站地图